繼長篇小說《復活的度母》、《拉薩紅塵》,影視劇本《尋找格薩爾》、《西藏愛人》等等作品之后,白瑪娜珍的新作,西藏紀實少兒文學《高原上的小星星》又與讀者見面了。
        該作品不僅是作者文風轉變的新作,而且也是一部具有較高文學性與審美性的作品。作品通過對地域性和民族性的關注與敘事,又以紀實文學的方式,將一群生活在藏地孩子的真實內心世界與生存方式,展示給讀者。作品想告訴讀者只有自身的心靜了,才能聽見自己的心聲,只有心清了,才能照見萬物的本性。就如高原上的這群孩子,他們的內心充滿陽光與慈悲,他們是陽光與純真的使者,從他們身上,看到的是慈悲與精進、善良與勇敢,他們懷著幸福擁抱著希望,他們身上體現的就是藏文化的光明面。而作者更是守著善良,看著孩子們成長,并且用一只包含深情的筆去記錄和書寫這群散落在大地上的小星星,高原上的孩子,他們是:奔跑在泥巴村澤西們,蟲草女孩魯姆達措們, 攀登珠峰的丹真兄弟,深愛大自然的帕珠們,學習波羅木刻的朗加們以及背誦《薩迦格言》的盲童尼瑪和漫畫小子澤美還有率真聰明的丹那。書中通過泥巴公主、蟲草女孩、雪山的召喚、馬熊小弟、漫畫小孩、丹那游學記、光和刻刀下的時光等八個部分來真實地記述了書中人物各自的行走軌跡,給讀者以一種真實感,并且對人們認識高原的孩子以及一個真實的西藏及藏文化提供了積極的借鑒意義。此書不僅是一位藏族女作家的生活工作紀實,而且是頗有力度的當代西藏各地生活紀實。它以高原的孩子的生活為大背景,展開的不僅是西藏的表面,更是藏文化的某種神韻。生活在雪域高原的一群孩子,無論生活在農村、牧區、城鎮的孩子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的笑容像雪域高原的陽光,它能溫暖灼熱、能感染每一個人。
        作家“與普通人相比,其真正的優越性,就在于:他不僅能夠得到豐富的經驗,而且有能力通過某種特定的媒介去捕捉和體現這些經驗的本質和意義,從而把它們變成一種可觸及的東西” 然后用準確而精致的語言把自己的體驗和感受表達出來,這就是作家。
        作者借作品中人物之口說出了,藏文化的內涵與藏民族的宇宙觀、生死觀、價值觀。目的是想給現代、給人類一個反思。印度偉大詩人泰戈爾說:“對待動物的態度反映一個民族的文明水平!”
        “大自然、神山圣湖養育了眾生:牦牛給我們奶、酥油、肉食、牛毛帳篷和皮袍,我們該怎么感恩?我們要學會和感激除了我們人類以外的存在,要有恭敬之心啊!”
        歌德說過:“人之幸福,全在于心之幸福。”正所謂,物隨心轉,境由心造。一個人怎樣想,就會怎么樣的結果。人的心態,是決定人生命運的舵手。善良是一種文化,高原孩子們身上的陽光、幸福感、勇氣都來自于他們的母體文化的精髓:感恩、慈悲、精進、敬畏自然、眾生平等。
        正如作者在創作手記中所寫的:“在孩子們的身上,似乎擁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歡喜、純善和勇敢,他們與草原、與大山、與動物之間的關系是那么自然,小小的心靈柔軟而滿含愛意” 作者善于捕捉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其中在泥巴村駐村期間的感受、去往珠峰大本營采訪的過程、到拉薩盲童學校做慈善、采風途中邂逅的挖蟲草的孩子以及自身的育兒體驗等等。
        當然,這部作品不能說也不可能是至善至美的了,它也有一些缺憾,諸如對文化概念的一些解釋不夠確切,地名翻譯不夠準確,文字敘述還可以更精致一些等等,但可喜可慶的是整體作品瑕不掩瑜,整個作品是作者用純真紀錄純真,
        它透過兒童的視角,反映藏文化的內涵與意義以及它在今天社會生活中的體現與表象。
        總之,本書依托西藏孩童的日常平凡生活,體現藏文化之實,總體不失為一部好作品。

        德倫·次仁央宗,女,藏族,西藏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