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大師

沒有母親獻的更潔白的哈達
沒有比求學更長久的路
海納百川
叩拜一個個上師
領悟思想最深的精髓
攀升的境界
讓無數后人嘆為觀止

您是一個高度
頂禮膜拜
是我無奈的推崇
記得在扎西朵卡
讓徒弟在上方的洞里修行
高高在上非您選擇
學識和境界是您的唯一標準

一盞燈
在沃卡的山洞
依稀可見
一把智慧的火
醞釀并蔓延至今
一條狗可咬人
但一個人的隱忍
無不詮釋大愛和豁達?

一群著絳紅色衣服的人
赤腳走向加查的身影
一條龍似的陣勢
不是思辨的魔力?
不是您恢宏的思想感召?

母親,在遠方守望
眼里的淚水和期盼
成為一世的形象
您在烏斯藏得道
變成萬人景仰的大師

宗喀巴大師
每一年有一天  屬于您
為您點上無數的酥油燈
米澤瑪 滔滔不絕
后人, 可以再次回眸
您執著的背影


翻土

從遠處看   翻土的人像螞蟻
的確,馬不停蹄 勤勤懇懇
近處  一個冒煙的拖拉機頭部
吶喊著前行
后面的人 腳步匆匆
唯恐趕不上瘋狂的機器

曾經的耕牛
在山上啃草
不曾看一眼農田
是時代把它翻到輕松處
被放生,它是幸運的
只有死神才可以讓它消失
人,有些倒霉
被牽著鼻子走
隨波逐流  揮汗如雨
被命運
繼續翻卷 倒騰

秋風還為虎作倀
從褲筒里
抓住骨骼  使勁撕咬
更甚者非歲月莫屬
在他的額上
隨意翻撩
留下深深的溝痕


愛的種子

我的先祖
固守著靈魂
純凈、安寧
別笑話
圓形的轉經路
讓人徘徊原地

心里裝滿眾生
祈福聲聲
是善良的闡解
心田里
種滿愛的種子
高原的寒冬
從未侵蝕皮膚之內
發自肺腑的情
溢滿紅彤彤的臉頰

用時代的語言講
其實,他的步數已不計其數


農人

到城市幾天
阿爸就掛念起農田
掛念起牛羊
坐立不安

已是七旬老人了
農忙時節
忙碌不停
只是動作不再麻利
只是佝僂的有些意外

該退休了
阿爸卻屬于那片黑土地
他說:“農人不退休”
他還說:“還有長輩去放羊”

我這個不孝的農民的孩子
總以詩人自居
等著退休


奶奶的歲月

總喜歡回到農村
和喃呢的奶奶
靜靜曬著太陽
總想到“歲月靜好”

夕陽通紅的臉
是最美的風景
手中轉不停的瑪尼是最美的風景
安詳的歲月是最美的風景
酣睡的小貓是最美的風景
額上的皺紋是最美的風景
那彎新月也是最美的風景

在小巷
風不敢肆虐
唯有經幡
直指風向
奶奶像個雕塑
唯有至誠的心
不停地祈福
眾生平安


畫地為牢

你說心猿意馬
信馬由韁的自由
其樂無窮

拋下欲望
舍棄了自我
不再畫地為牢
放手的灑脫
方可津津樂道

說來簡單
修煉一種境界 難能可貴
舍下欲望 
貪婪不再左右靈魂
失去了就是得到
甚至得到更多

不再畫地為牢
輕盈的步伐
聲音有些飄逸
像是和云對白
天  才是家園


在塵世

妒忌、攀比
毒瘤也,劣根也

一個好妒忌的人
拿起轉經筒,呢喃
像個怪胎,總覺得別扭

一個愛攀比的人
祈福和平,捻佛珠
像個怪胎,總感覺不順心

人生恰似登一座無頂的山
祖先在高處隱頓
不同的高度 不同的境界
往上看  力爭上游
往下看  自滿驕傲
攀比、妒忌
是橫著看
井底之蛙,無法自拔

拋下五毒
滌去靈魂的污垢
攀升的境界
叫得道



微信圖片_20191007090917.jpg

        嘎瑪旺扎,藏族,西藏山南市人。西藏作協會員。在《詩刊》《章恰爾》《西藏文學》《西藏文藝》等刊物發表藏漢雙語詩歌百余篇,部分作品入選《雪山之歌》《章恰爾文學叢書》《崗尖梅朵文學叢書》等。著有詩集《綠色之夢》《小雪人》,翻譯有童話《一棵倒長的魔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