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人生,是用肉身歷經生老病死后,兩手空空離開;還是用靈魂修行智慧功德,開始下一輪回旅行。天壤之別的兩種結果,哪一種是你更加喜歡的因果,也許是一個古老的問題。

       這種關乎生命幽微的靈魂修行,是靠自己讀書自修、自證自悟,取得難測的進步;還是走近上師得到指點,實修實證,疑惑漸漸消除,修行的利益功德如影隨形。這兩種路徑,哪一種更為方便?

       這是今生必須面對的問題。

       遇見多識仁波切的三人感應

       多年前我就開始讀《心經》,然后《金剛經》《楞嚴經》共十多年,雖有所感應,但終究只在門外聞香,未能入席品味兒。

       2018年7月末,我終于在天堂寺的多識囊謙拜見了渴慕已久的多識仁波切,他笑盈盈地看著我,像一片停駐在藍天的白云,也像一道無言的彩虹,他還沒開口,我就感受到一種特別的能量襲來,這種能量讓我失語、顫栗,忍不住緩緩地給仁波切三叩首。他的手摩過我的頭頂,輕言細語的回答我在修佛中關于欲望、煩惱與菩提道轉化的多個問題,正所謂“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多年的疑惑在短時間釋然。在天堂寺旃檀樹下的光影里,恍若隔世。

       我把跟仁波切合影的照片發在微信朋友圈里,千里之外的詩友李倩看到仁波切的慈祥面容,當時淚流滿面,就跟我打聽去哪里可以拜見仁波切。千里之外,看到照片就情不自禁流下熱淚,只有感應到一種慈悲能量才會如此。聽同修的弟子們說,某大學美術學院的一位院長,在第一次見到多識仁波切之際,也是口不能言、淚流滿面;這種感動令他很長時間都呆在仁波切身邊,學習佛法知識,并在仁波切指導下,繪制出了歡樂的“紅象鼻財神”的佛像。

       信、信心,在末法時代是如此的稀缺,而仁波切用不言的微笑就讓眼前人、千里之外的人,都能感應到十足的信心。

       信心的建立和修行的快捷通道,當然是依止上師為首選。這是一個最為普通不過的方法論了,數理化是這樣,工作是這樣,靈魂的功課也是如此。從小到大,我們上過很多學校,拜過各種各樣的老師,大家變得有知識、有方法、有套路,用從老師那里學到的知識和方法來成就塵世的顛倒夢想。卻只有很少的人會去朝拜靈魂的老師,讓自己的短暫人生,既消除前世的孽障,也種下來世的因果。

       我曾和幾十個師兄一起參加仁波切八月初在天堂寺的灌頂傳法,老師每天都會講到:念咒或禪定時分要觀想,觀想無數的佛菩薩,從頭頂,從每一個毛孔進入我們的身體,給自己加持能量。

       在離開老師獨自修行的日子里,配合咒語的念誦和經書閱讀,對照佛像觀想,是非常善巧方便的修行方法。好比,我們戀愛時,觀想愛人在身邊的場景會獲得快樂;觀想母親在身邊會獲得溫暖;對境精美的佛像,觀想佛、法、僧也是一樣的心理路徑。

       在塵世忙碌的每一天,如果有一尊被高僧大德多次校勘、審定、加持了的本尊佛像,寄托了上師這一世對這一群弟子的開示,那將是此生最殊勝的善巧機緣,也是觀想最容易獲益的方便,這樣的一尊佛像,恰如佛、法、僧隨時在身邊。

       《度母本源記》記載:有一天,觀音菩薩用她的慧眼觀察六道,發現受苦的眾生仍然數不勝數,頓生憂悲,兩眼流出眼淚,眼淚變成了蓮花,蓮花又變成了綠度母,接著又變出了二十一尊度母。

       一尊法理、文化、審美三者極為殊勝的觀音化身的綠度母,也是藏漢兩地信眾供養和觀想、家學傳承的共同方便。

       仁波切梳理綠度母觀修儀軌

       雖然佛說八萬四千法門,但必須是正確的法門,才可以產生功德和能量。

       比如,一尊綠度母佛像在法理儀軌上是否精確、文化上是否和諧、造像工藝上是否達到足夠的審美高度,非常影響一個修行人信心的升起。

       由于鑄造水平和指導制造的人不同,同樣的菩薩,會有不同的差異,從法理角度,到底怎樣的細節考究,才最符合儀軌,才能減少觀想者的障礙,也是有緣人需要慎重抉擇的。

       比如一尊綠度母佛像的幾個細節:

       一是綠度母手持的花朵:究竟是蓮花還是菊花,哪一種花更加接近佛經的表義呢?

       二是綠度母鳳冠上的寶石:有用紅、綠、黃、藍各種寶石的,到底該用什么寶石,寶石的顏色象征什么義理,是否有依據?

       三是綠度母左手手指結印:1000年來的佛像和唐卡,有大拇指和食指相結的;也有大拇指和無名指相結的。這種相結的手印,到底哪一種更接近真理,有沒有其他結印手法更符合佛經儀軌,在今天追求真理更精細化的時代,能否有更精準的表達?

       末法時代,標準的修行儀軌,是修行的高速公路;而糊涂的修行方法,就像走在崎嶇的盤山小道上,不僅浪費時間,修行效果還極其渺茫。

       2011年出版的《甘露寶瓶——藏密本尊儀軌講授集》顯示,多識仁波切多年來就仰賴藏傳佛教格魯派深厚的傳承基礎,圍繞綠度母修行儀軌,在查閱藏傳佛教浩瀚經典基礎上,總結歷代前人修行的方便法門,分別整理出了《綠度母觀修儀軌》,《千手千眼觀音菩薩觀修儀軌》,《千手觀音上師瑜伽觀修法》等。這本著作一出版就成為漢藏兩地觀音法門和度母法門有緣者的至寶。

       像滾滾紅塵開出的無染的蓮花,從浩如煙海的三藏四續經典中歸納、濃縮到一萬字左右的標準綠度母儀軌,已經是巨量的工作,考慮到漢地信眾修持觀音法的習慣,多識仁波切因此還特別整理了漢地千手觀音修行儀軌,讓本來漢藏一體的佛學教育,變得通俗易懂、圓融無礙,最大限度地的實現了“方便法門”(皈依弟子請打開“云端藏地”相關鏈接修習)。

       除了文字上整理儀軌,多識仁波切還自己親自講解儀軌的修法,打開“云端藏地”相關鏈接可以聆聽音頻。

       世人大多知道綠度母心咒,日常念心咒會得到度母能量加持,但是普通人一面急于事功,另一面又容易懈怠,所謂方便法門,既要在容易處著力,又要在艱難處用心,修觀音菩薩(綠度母)法——綠度母心咒的念誦,是否有這樣的方便呢?經過多識仁波切的歸集整理,也是有的。

       第一是在容易處著力。多識仁波切說,綠度母心咒“嗡達咧嘟達咧嘟咧梭哈”總共也就十個字,容易念,但是認真觀修的人,最好每年念10萬、100萬遍,就是100萬、1000萬字;念咒之時對綠度母本尊做觀想,獲得度母加持。念經和觀想,都是容易的方法,念10萬100萬遍,乃是著力的表現。

       第二是艱難處用心。有些人的生活會有急事發生,當然也需要綠度母的緊急支持,就像漢地祈禱觀世音菩薩聞聲救難隨叫隨到的節奏,絕不拖泥帶水;也好像現實生活打110、120、119救急一樣,如果人們特別期待消災、祈福、財富和權利的利益,多識仁波切也都整理出了相應的“加字心咒”

       特別需要增加個人和家庭財富的,另外加7字心咒

       特別突出增加福氣,開啟智慧的,另外加11字心咒

       特別需要權威,收服大眾的,另外加5字心咒

       特別突出消除災難的,另外加9個字心咒

       人們需要強化突出的部分,大多是孜孜以求的夢想,多識仁波切80多年長久駐世,了解世人疾苦,特別在世人夢想的艱難之處,傳承整理出了單獨、單項強化的心咒,真正在艱難之處用心啦。

       (由于秘法只對修行人,需要獲取單項加字心咒,請登錄“云端藏地”)

       沒有經過密法灌頂的信眾,每日念心咒,定期給綠度母供奉,即可獲得(綠度母)觀世音菩薩的護佑。

       新綠度母佛像的校勘和開示

       《華嚴經》道: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法。

       對個人說,只有初始的“正信”,對佛法僧三寶的信任,才會帶來悟道和積累功德的善果;針對佛法僧三寶而言,需要足夠的莊嚴和威儀,才足以令信眾升起依止佛、法、僧的信心來。

       緣起

       為了令與綠度母有緣的無數眾生擁有一尊精美的可以供奉、收藏、傳家的綠度母佛像,經藏人文化網和云端藏地兩個平臺不斷調研、論證和協商之后,我們與亞洲最精美的佛像制造廠配合,多次反復請教享譽漢藏兩地、德高望重的博士生導師——多識仁波切,他終于在2018歲末之際,關于綠度母法,在佛像的表達上,不但做了細致校勘,還給了多項新的、特別開示。

       一審初樣

       9月3日,當第一版樣品到達天堂寺囊謙的時候,多識仁波切的第一評價是“出像很好”,出像就有能量。

仁波切第一次審看的樣板   2018/9/3,天堂寺囊謙

       在天堂寺絢麗的花園里,仁波切仔細端詳綠度母樣品,給出了多項修改意見:

       臉部色彩與身體要一致,應當是綠色。度母壇城的主佛是綠度母。綠色代表事業,所以度母的膚色是綠色,綠色也有救苦救難非常快速的含義(《甘露寶瓶——藏密本尊儀軌講授錄》124頁),編者按:“綠”是春天的顏色,代表萬物生生不息的滋長之氣,蘊含一片新生的契機。 

       手心的眼睛圖案,是白度母儀軌需求,綠度母是沒有的,還原成綠色就好;

       雙肩上的兩朵花都是菊花(長壽菊);

       頭頂佛冠是五佛冠,應鑲嵌五色寶石,從左至右為:藍、黃、紅、白、綠五色珠寶。

       在審看樣品過程中,仁波切擔心我們對長壽菊的理解不到位,在囊謙花園里親自帶我們觀看菊花,并讓我們拍照片以備參考。

長壽菊2018/9/3拍攝于天堂寺囊謙

       在這個修改佛像的過程中,關于度母的腰腹部,有一個極為精準的修訂:一般佛像為了表現度母少女之美,大多做成纖細蜂腰。但佛像是一切佛法的比喻。綠度母的“母”是德行:是以母性的厚德之道與本源的根性,來表現大千世界的涵容心。而她又是21度母功德母總和,一定要“豐潤、厚實、健康、有力”,除了少女氣質,母性的“厚德載物”的氣質也要反應出來。本尊觀音化身的綠度母,在這點上做到了準確表達。

       這一細節令整個度母像的神韻和美感,到達現存佛像造型在“法理、意義和審美”上的最高端。令人看一眼,就被她的能量懷納、招攝。觀想這一尊度母,更是有無邊的法喜。

       二度審樣

       經過現代高尖數控技術的精細修飾,綠度母佛像于2個月后修版出來,此時仁波切已經遷居到了成都駐地。11月17日,我和藏人文化網創辦人、藏族著名文化學者旺秀才丹教授相約,再次捧著修改出來的綠度母佛像,請多識仁波切做進一步校勘審定。

       通過第一次的認真校正,第二版綠度母佛像從儀軌和審美角度,已經是世上流行的最完美度母像了,基于藏人文化網多年執行的文化高標準,仁波切鼓勵我們做到至臻完美,11月17日又新開示兩大細節,完全革除了流行的弊端,產生劃時代的意義。

       一是左手結印的修正:世上流行度母,左手是大拇指和無名指相結。仁波切指出,左手應該是大拇指和小指相結,中間三指上豎,代表佛法僧三寶一以貫之,這樣才符合儀軌。如果用這一點去檢驗現在市面流行的綠度母像,可以發現,無論是唐卡繪畫,還是其他形式的綠度母造像,能夠符合這個儀軌的很少。

多識仁波切結“拯救印“開示:佛法僧三寶

       經反復考證,這個手印為拯救印,佛經依據是,一世達賴喇嘛根登珠巴作的《綠度母贊》中說:

宛若翠綠樹枝展風姿,柔軟右手所結賜福印,

像對善知陳設悉地宴,延請賓客之您致敬禮。

左手象征三寶拯救印,屢遭恐怖災難諸眾生,

不必恐懼我來拯救你,明確表示之您致敬禮。

佛陀親頌《度母贊》

致敬表示三寶之印,

左手三指豎在胸前。

見多識仁波切所譯《二十一度母贊》

        第二個革新性的細節是,長壽菊需要表達出三世諸佛(過去燃燈佛、現在釋迦牟尼佛、未來彌勒佛)的意義,盛開的花和未開的花蕾代表現在和未來,一般的寺廟和家庭供奉的綠度母,都只做到現在(盛開的菊花)和未來(將開的花蕾)兩個細節,仁波切有觀察到我們精益求精弘法利眾的初心,支持我們做前人未能做到的完美和高度,他指出,要在左邊的長壽菊上,把生命的過去時表達出來,大家在觀想的時候,才有完整的意念。所以,當你看到這尊綠度母時,你會發現左邊的菊花,有一朵花是低垂的凋謝的模樣(象征的是過去佛)。

最殊勝綠度母(觀世音菩薩)新形象

        加持與祈請綠度母佛像

        修持度母法門的人,能得度母之迅速加持,求子得子、求女得女、求財得財、求長壽得長壽、求健康得健康,一切都能如愿,此乃修度母法之世俗利益。在出世間利益上,修持度母能令悲心、慈心、善心及菩提心自然增長,于死后更能得度母引領,往生普陀凈土或極樂凈土。故此,修持度母法門,不論在今生或在未來生,都能得不可思議的大利益。——祈竹仁波切

        多識仁波切,漢藏兩地都尊敬的顯密(藏傳)佛學的學者,華語世界(中外)信眾追隨的藏傳佛教大德、翻譯師和實證實修的駐世活佛,用他無邊的慈悲心,為綠度母法弘揚,多年來整理翻譯儀軌、講授方法、審定佛像,做了許許多多艱苦的工作。他的功德,帶給眾弟子和一般信眾有一尊完美的綠度母佛像可以順利觀想;同時也讓沒有皈依的有緣人,方便在日常生活供奉綠度母(即觀音菩薩)佛像,得到綠度母能量的慈悲加持。

        為此,經過云端藏地主創團隊代表大家再三祈請,多識仁波切終于答應,這一輪精心制造的300尊綠度母造像及其附贈的專門綠度母裝藏內容物,將由他親自念經加持,以滿足結緣者的心愿。

        這樣由中外信眾尊敬、漢藏兩族都追隨的高僧大德親自指導制造、開示、加持的綠度母佛像,你這一生可曾遇見過?

        機緣殊勝,本尊綠度母需要預先祈請

        時機殊勝:這一尊仁波切心中的綠度母,將在2019年3月1日,空行母會集會供日“莊重現世”,期間恰逢國際婦女節,良辰吉日迎請度母,是當年及其未來各項事業的非常吉祥的緣起,自家供奉、收藏、傳家,贈送父母、妻子、孩子、有緣的親朋,這都是最好的功德種子。

        供奉莊嚴:主創團隊還聘請了藏文化產品創意大師、不丹新皇宮的設計和建造者馮先生設計了拉薩王室風格的實木佛龕,把藏漢語的綠度母心咒雕刻在佛龕頂部,唯有這樣的佛龕才與精美綠度母佛像品味和諧;云端藏地同時為佛像供養尼泊爾高檔哈達一條,令供奉莊重典雅。

材質工藝

精黃銅鎏金+琺瑯彩繪+礦物顏料抗氧化保護

質量規格

佛身:凈重1.5kg,佛身高21cm;

佛龕:高28cm,寬25cm

佛龕佛像安裝效果圖

平易弘法:預祈請價格:2819元/尊/套

(含綠度母佛像,裝藏圣物全套、佛龕、尼泊爾白色哈達)

 閱讀原文